看著YouTube上的101煙火跟台北市府前的演唱會,頓時思鄉的心情表現在飯著淚光的眼眶上。回想起2007的跨年,是我第一次去市政府前看跨年煙火,人真的暴多的,第一次親身體驗十幾萬人一起到數的感覺,搭配上我的最愛“五月天“真是超興奮,與今年在京都八阪神社跨年比起來,真是極端的對比。31號晚上11點半,一夥人從居酒屋出來正討論著下一步的行程時,有人提議去附近的八阪神社聽新年敲鐘,從幾個不是很想去的日本人口中聽了新年敲鐘的形式,但底擋不住我們這群外國人,於是少數服從多數GO!GO!GO!到了現場,神社前拉起了柵欄,伴隨著廣播聲“由於人數眾多,後面的人不能再進神社參拜“,所以我們就在神社前約200公尺的人群中,看著手機電視live轉播的紅白歌唱賽,邊等待著12點的到來。就在接近倒數10秒時,旁邊有一群人開始倒數,於是我們跟著起鬨,3..2..1..あけまして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當我們陶醉在歡呼聲中五分鐘後,在看看旁邊的日本人,怎麼一點都沒什麼喜悅,只是一直在聊天,加上一聲鐘響都聽不到,所以我們就往後越過層層人牆,打道回YH。途中,老師直吵著說要吃“ 晦日そば “(就是日本除夕吃的蕎麥麵,正月時外面很多餐廳都有賣,蕎麥麵長長的代表長壽,蕎麥麵在製作時是用大刀切的細細條狀代表著把不好的災難或苦勞都切斷,迎向嶄新的一年),順著回YH的路找不到有賣晦日そば的店,結果去吃了拉麵,意思到了就好,終於在凌晨一點走出了拉麵店,夭壽~大家原本都吃不下的,硬是被老師帶去一人點一碗,在台灣這時應該還很high的時候,為何我在這肚子撐的要命,吹著刺骨的寒風,徒步走回2公里遠的YH,日本新年怎麼跟我預想的不一樣阿

ryoinj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